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成都桑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成都桑拿 资讯 查看内容

《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李舫:成都的七张面孔

2019-7-24 09:18| 发布者: 成都桑拿| 查看: 81| 评论: 0

摘要: 土耳其诗人纳齐姆·希克梅特(1902—1963)说,人的一生有两样东西是不会忘怀的,一个是母亲的脸庞,一个是城市的面孔。 然而,随着城市更新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伴随着我们成长的记忆在渐次远去。隔过浩荡的时光, ...

土耳其诗人纳齐姆·希克梅特(1902—1963)说,人的一生有两样东西是不会忘怀的,一个是母亲的脸庞,一个是城市的面孔。

然而,随着城市更新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伴随着我们成长的记忆在渐次远去。隔过浩荡的时光,回望疾驰的岁月,能够留在我们记忆深处的城市面孔还有多少?

毋庸置疑,这其中一定有成都。

1

成都夜市

成都外揽山清水秀,内胜人文丰瞻,是一座迷人的城市。成都有着4500年城市文明史,她的源头可以追溯到2500年以前,公元前五世纪中叶,古蜀国开明王朝九世时(前367年)将都城从广都樊乡(华阳)迁往成都,构筑城池。《太平寰宇记》记载,成都这个名词,是借用了西周建都的历史,周王迁岐,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而得名蜀都。在四川话里,成都两个字的读音就是“蜀都”的意思。所谓成者,毕也、终也。成都的含义,其实就是蜀国建完的都邑,或者说最后的都邑。

2

成都驷马桥

三千年时光倥偬而过,到今天,成都留下了无数让人回味的瞬间,这无数的瞬间婀娜多姿、顾盼生辉,串联起成都令人怦然心动的回忆。成都,给我们留下了各种各样的侧面,我们不妨从中撷取七个。

成都的七个面孔就是:诗歌成都、神秘成都、生态成都、美食成都、安逸成都、财富成都、创新成都。

01诗歌成都

我们知道,成都是中国文化的一块高地,是最有文化积淀、最有人文底蕴、最有开放精神、最有书香气息、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也是世界闻名的国际化大都市。当然,成都还是举世闻名的“诗歌之城”,是中国诗歌不可忽视的地标。成都具有丰厚的诗歌资源,历代文学巨匠大多游历过成都,留下了大量的翰墨珍藏。杜甫草堂不仅是当代中国,更是整个世界范围内诗人祭拜的圣地。

3

杜甫像

2017年成都国际诗歌节上,诗人吉狄马加赞誉成都是一座“诗歌和光明涌现的城池”。他说:“当我们把一座城市与诗歌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这座城市便在瞬间成为一种精神和感性的集合体,当我们从诗歌的维度去观照成都时,这座古老的城市便像梦一样浮动起来。”此言不虚。

古诗人皆入蜀,入蜀必然入成都。我们翻开历史,不难发现,著名的诗人,大都曾经在成都留下过足迹,留下传诵后世的名诗名句。成都是属于诗歌的,是无数诗人的精神远方——

4

成都杜甫草堂

被称为中国诗歌黄金时代的唐朝,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岑参、刘禹锡、高适、元稹、贾岛、李商隐、温庭筠、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等等。唐代诗人杜甫写过《成都府》:“翳翳桑榆日,照我征衣裳。我行山川异,忽在天一方。但逢新人民,未卜见故乡。大江东流去,游子日月长。”蜀地诗歌称霸中国,杜甫功不可没。杜甫与成都风景,已经是浑然一体、不可分离,提到成都,我们会联想到这位伟大的诗人。我们从杜甫诗中了解成都、怀念成都、赞美成都。成都伴随着杜甫,一同走进中国历史的光辉岁月。

中唐诗人张籍(约766—约830),崇拜杜甫已近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他曾经把杜甫的诗集焚烧成灰烬,再以膏蜜相拌,全数吃下,之后抹嘴大叫:我的肝肠从此可以改换了。张籍在一首《送客游蜀》诗中写道:

行尽青山到益州,锦城楼下二江流。

杜家曾向此中住,为到浣花溪水头。

白居易(772—846)称赞“诗家律手在成都”。史称杜元颖长于律诗,不过《全唐诗》仅存诗一首。而白居易的好友元稹(779—831)在《送东川马逢侍御使回十韵》一诗中开篇就说“风水荆门阔,文章蜀地豪”。

在宋朝,与成都结下深厚情谊和缘分的诗人、词人,甚至更多:他们不约而同来到成都,在这里逗留,在这里居住,在这里生活,放飞梦想,放飞心灵:柳永初来成都,他便被这里繁荣、壮丽的景象震住了,他填了一阕《一寸金·井络天开》的词,以赋体形式极力铺陈,将宋朝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描绘得淋漓尽致。柳永离开成都二十余年后,写出名句“红杏枝头春意闹”的宋祁,到成都担任益州知州。

5

青羊宫

三苏父子赴京师赶考,从成都出发,那时苏洵47岁,苏轼19岁,苏辙17岁。尽管苏轼在成都停留的时间不长,但对成都一直念念不忘,他在《临江仙·送王箴》词写道:“忘却成都来十载,因君未免思量。凭将清泪洒江阳。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凉。”苏轼直到47岁时,还追忆眉山老尼讲述蜀主孟昶与花蕊夫人在摩诃池上夜间纳凉的故事,填词《洞仙歌》,留下“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的美妙词章。南宋中期,著名诗人陆游与范成大相继入蜀,书写了宋代成都最夺目的篇章,范成大认为成都的繁华与扬州很是相似,将成都万岁池与杭州的西湖相提并论。离开成都的范成大,心心念念总是成都的花事,他在词作《念奴娇》中倾诉衷肠:“十年旧事,醉京花蜀酒,万葩千萼。”

6

三苏雕像

陆游对于宋代成都的意义,堪比唐代杜甫。他热爱城市、园林、山水、民俗、物产、花草、饮食、文化,涉及世俗生活的所有方面。陆游47岁到成都,作《汉宫春》两阕,他初来已经被成都的繁盛惊住了:“看重阳药市,元夕灯山。花时万人乐处,敧帽垂鞭。”陆游在《风入松》中总结蜀中生涯,说道:“十年裘马锦江滨。酒隐红尘。万金选胜莺花海,倚疏狂、驱使青春。吹笛鱼龙尽出,题诗风月俱新。”陆游还写过一首《成都行》:“倚锦瑟,击玉壶,吴中狂士游成都。成都海棠十万株,繁华盛丽天下无。”

7

《南村别墅图》 (明)杜琼作 上海博物馆藏

我们知道,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当代诗歌运动,深切体现了其中所隐藏的现代中国人生存体验的思考和颖悟,以成都和重庆两地为中心的巴蜀诗人群体是中国现代诗歌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在历史上的意义,与首都北京的诗人群体不相上下。环视当下中国诗坛最活跃、最具有影响力的诗人,我们可以数出几十位,他们都是从成都走出来的。成都毫无争议地被公认为中国现代诗歌运动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成都又一次穿越了历史,成为中国诗歌史上始终保持“诗歌地标”的重镇。

8

李白在成都

成都不仅盛产诗歌和诗人,还产生了许许多多震烁古今的文学家。司马相如、扬雄、王褒、陈寿、陈子昂、李白、苏洵、苏轼、苏辙、杨升庵、李调元、郭沫若、李劼人、巴金、沙汀、艾芜??非川籍而进入第二故乡,在安逸之地继续挥酒诗意,锐进升华者,有文翁、杜甫、王勃、岑参、李商隐、薛涛、黄庭坚、陆游,以及抗战八年,长期流寓四川的茅盾、叶圣陶、朱自清、老舍、张恨水、曹禺、吴祖光等。不止诗人、作家,正如古人所说,“天下才人皆入蜀”。

9

浣花溪公园

从某种意义来讲,成都成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许多诗人在诗歌上的栖居地,成为文学家精神上的故乡。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成都一直是一个在文学的繁荣史上从未有过低落、有过衰竭、甚至一直保持在高峰姿态的城市,这是文化的奇迹。

一个直观的原因是,与中国别的地域相比,甚至与不远的巴蜀中的“巴”相比,蜀地更加丰衣足食,少有自然灾害发生,政治局势和平民百姓的生活都趋于稳定,特别是以成都为中心千里沃野的平原地带,可以说是中国农耕文明最精细发达,同时也是存续时间最长的地方。正因为此,古代的许多中国诗人都把游历寻访成都作为自己的一个夙愿和向往。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千百年来成都似乎孕育了一种诗性的气场,它凭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能把时间放慢的市井与乡村生活,毫无疑问是无数诗人颠沛流离之后灵魂和肉体所能获得庇护的最佳选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成都桑拿

GMT+8, 2019-11-18 12:10 , Processed in 0.075612 second(s), 20 queries .

成都桑拿,桑拿会所

联系邮箱:szamcc@hotmail.com
返回顶部